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信息详细
金融创新应从转移价值走向创造价值
来源:浙江大学 更新:2018-7-16 2:54:45
     在近日举行的乌镇互联网+峰会·中国数字经济论坛的圆桌环节,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教授、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院长贲圣林围绕数字经济如何引领金融创新与其他嘉宾展开探讨。他表示,未来的创新,应当逐渐从转移价值的创新走向创造价值的创新。

    主持人刚才提到金融创新在经过2015-2016年的两年狂奔式的发展之后,2017年整个金融环境已进入到了一个严监管的周期,再来谈创新似乎有些不合时宜。

    确实,对风险和监管问题的关注是我们当今的金融体系和社会环境所迫切需要的,但是,我认为我们仍不应回避金融创新的问题,尤其是那些技术驱动的、良性的创新,因为当今时代许多正在发生的问题都应该依靠创新来解决。

    各位嘉宾提到的过度监管、监管不力等我们所遇到的金融监管问题,本质上是对创新手段、创新领域、创新方法和创新技能不断提高的迫切需求。我个人认为,金融讲求的是风险与收益的平衡,掌握好这个是最重要的。

    中国的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金融创新发展到今天,取得的成就可以说是可圈可点值得肯定的。我们的研究团队对此作了一些研究,在此也和大家简单分享一下。

    首先,中国的金融科技确实呈现出世界领先的态势。从企业的微观角度来说,我们拥有非常多的金融科技龙头企业;从金融科技的生态高地角度来说,中国目前也已经形成了粤港澳、大杭州湾、京津冀雄三大发展高地;从国际化的角度来说,我们的金融科技企业很多都具有生来全球化的特质(Born-global),它们的国际化路径一定是和传统金融企业不同的,也形成了区别于传统金融的优势。

    其次,中国的金融科技发展在领先世界的同时也确实存在着很多问题,正处于一个逐渐走向成熟的阶段。我的研究团队在互联网金融发展刚刚起步的时候对排名前一百的网贷公司的529名创始人和高管进行过一项研究,发现其中四分之一的创始人和高管没有大学本科学历;最近我们在进行金融科技中心研究的时候,也对几个大中城市金融科技从业人员的学历水平进行了对比,发现北京的金融科技从业者的学历水平是最高的,但是也只有62%是大学本科或者以上学历,而上海是55%,杭州是52%,一些城市的这一比例甚至低于50%

    虽然我们不应唯学历论,但是这至少从一个侧面说明,过去的几年,我国的金融科技发展还处于初期勇者不惧的阶段,有些不太成熟,未来我们希望可以朝着仁者不惑、智者不忧的方向发展。我们应当真正地去思考,社会需要什么样的金融,金融应当为谁服务。以往的金融创新大多是套利型的创新,将财富从一个人转移到另一个人;未来的创新,应当更多的是以社会总财富的创造为目标的创新。

    第三,我们正处于将传统金融发展劣势转变为金融科技创新优势的关键阶段。与传统经济相比,数字经济更多地利用科技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等手段,将我们经济、社会生态中的劣势转变为优势,这也是传统经济与数字经济的差距所在。我们当下所面临的问题很多都是发展中的问题,属于成长的烦恼,是行业规则和标准不清晰所导致的。我们浙江曾经提出政府要服务市场、服务企业,做企业的店小二;与此类似,在当下数字经济的发展过程中,我们的金融也应成为实体经济有效需求与健康需求的店小二,而且还应是五星级的店小二

    前段时间炒得沸沸扬扬的现金贷事件,给互联网金融带来了一些不好的影响,当我总结和反思这些现象的时候,我想到了我们的祖先曾说过: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我们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乃至整体社会金融的发展都应该做一个君子,不仅要成人之美,更要不成人之恶,阻挡掉一些不理性、不健康的需求。这是我们金融的责任与使命,也是金融发展未来应达到的高度。

    中国的金融科技走到今天非常得不容易,我们的消费者快速地接受了新鲜的事物,我们的技术实现了飞速跨越式的发展,而我们的监管规则相对来说确实是一个短板。未来的中国,面临着全球领先的机遇,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我们不能因为强调风险而完全忽视创新丧失掉这样重要的机遇,我们的政府、企业、消费者需要共同努力做好平衡,我们需要赋予金融更多的温度与责任,从而共建一个更加美好的金融科技生态环境。